页面载入中...

“年画重回春节”系列活动发布会在故宫博物院举行

  所以学术文章的发表,不仅作者所属团队要内部审核,导师或通讯作者签字认可,还要经过编辑部内部、外审专家甚至多位匿名专家审核,作者回答专家质疑、反复修改才得以发表;发表之后也仅仅是开始而不是结束,同行们有权质疑、批评。

  就像2016-2017年韩春雨撤稿论文事件那样,同行的批评让错误尽快终止,不至于谬种流传。科学论文不等于正确,但一整套严谨的学术规范,却能保证科学领域里有充分的自我纠错的能力。

  徐教授的神论文在2013年发表之后,竟然在学术界没有见到公开批评的声音,期刊编辑部也没有及时声明撤稿,以至于在六七年之后成为大众新闻,说明学术批评机制至少在某个领域里已经失效了。学术失范,且缺失了“自净能力”,这才是最令公众忧心的。

  □孙正凡(科普学者)

  主角就如一个主导了男性欲望的大他者,自身却不为任何欲望规则所左右,书中写得已经很明确了,“两人争吵着,争吵的核心,不是这段情感缘何失败,而是谁先对谁厌倦,谁先决意舍弃谁。因为这关乎致命的吸引力的问题——我的吸引力依然熠熠生辉,而你的吸引力则暗淡无光!”然后尤嘉霓在冷漠以对恋人、纳下失望感重新征服对方以证明自己的致命吸引力依然当中,又开始无尽的撕扯、纠结,在一些带点窥视欲的读者眼中,这或者看来很过瘾,汪明明的叙述也极有诗性语言的磁力,可以带人在诗性的迂回当中思索诱惑的真意、时代的欲念、个体的本真,牵丝攀藤简直可以联想到一切。

  在一些注重情节性和人物遭遇事实的读者眼中,或者会叫苦不迭,因为语言的诱惑带来的是诱惑的语言,最后形成的还是诱惑的感觉脑回路,这可能真的是一朵仅仅彰显了诱惑的“恶之花”,我们对诱惑背后的需要,真的有足够的反思吗?

  这一点真还要打个问号。因为作者尽管用了种种哲思的话语方式,甚至如德国文学研究专家刘青文所说,“最重要的是,写法上的独特性,有布莱希特戏剧的间离效果。”但毕竟看得出作者对诱惑自身的沉溺、玩赏与距离感抽离,仍有着强大的对应关系。而“需要”,尤嘉霓、漠然上帝般的作者、时代病症背后疗救的“需要的药方”在哪里呢?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“年画重回春节”系列活动发布会在故宫博物院举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